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外篇 第三三十一章

      .“老爺子好精神。”

    我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挺直身子雙手扶膝。整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樣。想一想,似乎我很多年沒在誰面前這么坐過了。

    “嗯,很精神的小子。”

    坐在我鄰坐的老爺子用跟我相仿佛的語氣說到。他也是腰板筆直,雙手扶膝,但是比起我來,卻自然得理所當然,仿佛他從來就應該這么坐的樣子。從他的舉止、語氣、以及若干的傳言。我心下知道,他的確就是應該這么樣坐。當過幾年兵,憑借殺人殺出條條來的人的確就應該這么坐。

    “黃家小雀兒跟我們說過你們幾次。你們跟他很談的來啊。不少地方都指點了他。”

    看我沉默不說話,老爺子就主動張嘴了。

    我馬上謙虛:“不,不,是黃鶯照顧我們而已。”

    “今次看看這個你能不能也指點指點我了。”

    心中暗暗挨著問候了我認識的不認識的跟對面老家伙有關系的沒關系的女性一遍。剛想接著謙虛,不過看老頭那麻將臉,自己嘆了口氣。哎,何必那么麻煩呢。既然他勝券在握那么我們就順著拍個馬屁好了,反正我巴巴趕來不就是不想麻煩么。

    “您老英明。”我舒展了下手腳,將身子埋入了沙發中,“說指點就太抬舉我了。我不過就只是能瞎扯幾句話罷了。”

    “說。”言簡意賅。

    “老爺子本事通天,撈個人根本就不用走阿正那吧。這條路肯定不通的。”

    “我知道。但不用通,到你們這里就是終點了。”

    看到我眼巴巴的看著他等答案,老頭又繼續說到:“我手下一個愣子一時沖動打了人家,就被帶了去。”

    我真正傻眼了,老頭似乎很滿意我的微妙表情變化,我竟然看到他點了下頭才繼續說下去。

    “本來關幾天就該放出來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被那大隊給盯住了,說他有黑幫背景,要調查。”

    我撇了撇嘴:“就這樣?”

    “你聽我說。這大隊一沒靠山,二不圖錢,不吃喝不收禮。滴酒不粘,平日也就抽兩口煙,自己卷的。查我那愣子完全是因為……”

    “好了,好了,反正就是因為有人動了心思,就找了一油鹽不進的家伙去整治你是不?”

    “不是我,是……”

    我手一擺,不屑的說:“不是整你整那人做什么,跟他有殺父奪妻之仇?”

    “嗯,這么看來……”

    “當務之急,是要看是什么樣的人在搞鬼。敵暗我明的是兵家忌諱。”

    “小雀兒。”

    “是。”黃鶯立刻起身出去了。

    老頭轉過頭來看了看我:“老了,竟然都要讓小輩來提醒了。”

    我聳聳肩:“我不過是旁觀者清而已。”

    “是,我們一下子都大亂了。那么站在你的立場上,你要怎么做呢?”

    我沉默了一下,說:“如果對那大隊的情報準確的話,現在最安全的就是進去的那人了。反正打個架重傷了最多也不過幾年,找個律師把官司拖起來就可以。反而是你們危險,不收攏下人的話怕被人抓到機會。搞起個什么事情來整個反黑行動的話,最活躍的當然就最倒霉。”

    老頭子點點頭,示意我繼續說。

    “目前情況,以守為攻最好。黃鶯在這里開的局不錯,就把人手全集中在他那頭就好了。發展經濟絕對是全中國目前的熱點。另外,希望工程搞了好幾年了。你們勁頭如何?”

    “我們都有匿名捐獻過幾次的。”

    “匿名?匿名做什么?這又不是什么丟臉的事情,要積極的去宣傳。你不如以你的名義來捐幾幢樓給這里的學校。”

    老爺子沉默著思考我的話。我也并不期待他能馬上理解我的話,這種事情在之后有太多的范例。黑社會從來都是一件高技巧的活。斗狠比勇就能出頭不過是在社會形態轉換中的初步階段的短暫現象而已,好比那些帶上幾包輕工業品就能國際貿易的倒爺熱一般,憑一股子熱血就能創出條路。在之后,比的不過就是誰的根扎的更深一些,誰更能保護自己了。

    “老爺子,你們忙你們的。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難得來一次,我出去玩玩。”

    告辭出來,忽然覺得自己很想去喝點東西。直接下到了樓下,找個人問來酒柜鑰匙。自己調起了些口感柔和的軟飲料。正在自娛自樂的時候,身邊忽然坐下來了個人。

    “隨便給我來個你拿手的。”

    掉頭看了看,是黃鶯。我裝了半杯冰塊,倒了杯白蘭地給他。

    “這個就是你拿手的?”

    我點點頭:“嗯,最拿手的。從來沒失敗過。”

    黃鶯拿著杯子晃了晃,似乎想擺個什么表情但是卻找不到的樣子,肌肉**了幾輪還是放棄了。舉起杯子灌了口。

    “你看這里如何?”

    “真冷清。”

    “廢話,現在大清早的。”

    “晚上我又沒見過。不過說來,你這里有沒啥一擲千金的項目?”

    “一擲千金?比如說什么天價深海大龍蝦,什么全場特別個唱專場的。”

    “這些都是什么?有什么賺頭?”

    “比如十八萬一個大龍蝦,幾十萬給人家安排個什么專場一類的。”

    黃鶯瞪大了眼:“這樣去哪找冤大頭來買?”

    “沒人買我們自己買啊。”

    “那有什么賺頭……”

    看黃鶯還在迷惑。我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打開龍頭沖了沖,拿布抹干凈放在了他面前。黃鶯忽然眼睛一亮。

    “等老爺子們有閑錢我就安排個。”

    “呵呵,有錢了先別忙花。辦個學校吧。”

    “學校?似乎不大好賺啊。”

    “私人辦學,十個九虧。”這年份也就這樣了,私人辦學的春天還剛開始,沒到收獲的時候呢。

    “那有什么意義?”

    “搞個全軍事化管理的學校,你們弄點退伍的教官來。說專業對口絕對沒問題。文化課方面,就去挖那些退休教師吧,再配點學校剛出來的青頭就足夠了。然后投個幾千萬進去搞硬件。”

    “燒錢玩么?”

    “學費方面,就按國際標準來吧。說到國際,別忘個搞點外教。英語外也多開個別的日語法語一類的課程。”

    “那樣的話價格不便宜啊?”

    “有錢人漸漸多了,這個不怕。而且你們也不急等靠這個賺錢吧。”

    “雖然這樣,但是錢這么燒有什么意義?”

    “兩類學生減免學費。一類是成績特別好的,好到飛起那種。一類嘛,人民公仆子女。”

    黃鶯眼睛亮了亮:“你是說,那些太子們……”

    “減也不用減他們太多,比普通的學校還是貴點就好。把好那個檻,只讓一定級別以上的能負擔就最合適。但成績特別好的那些就全免了吧,再準備點獎學金。”

    “我找人商量商量看看。”

    “地點方面,就選東郊那邊吧,一氣買下千畝都不會太貴。”

    “為什么?”

    “軍事化管理反正也不怎么出入。那些家伙反正有車,那么點距離不在話下。再準備幾輛校巴就ok了。”

    “好,我馬上準備。”

    “那么就這樣了,我回去了。太子估計正奇怪我怎么消失了呢。”

    “找人送送你?”

    “最好。”

    告別了黃鶯,他安排了個人開車送我回去。一吉普硬是在國家二級路上花三個小時跑別人四小時的路趕在下午放學前送了我到學校。撐著身子下了車,感覺全身上下不得意,琢磨了下,也不打算去教室了,偷偷爬回宿舍好了。一進門卻看到太子正開著電視看教父。一頭趴在了床上。

    “你今天曠課?”

    “請假了。”

    “請假回來看vcd?什么時候我們學校老師那么開明了?”

    “你感冒發燒三十九度半,我這不請假回來照顧你嘛。”

    “你扯什么胡話。”

    “你最好做個準備,前面幾節課我陪你去看醫生了。班頭說一會過來看你。”

    “……”

    太子看我沒吱聲,回頭看了眼。

    “你一大清早搞什么去了,怎么那么個德行回來?這臉,不用準備都不怕班頭查。”

    “別提了。”我臉色蒼白一臉不爽,“巴巴的趕去做了回傻子。讓我睡一覺再給你說。”

    醒過來的時候已是日頭偏西,太子已經不再看vcd而改了玩游戲。聽我有了動靜回頭一看說:“班頭中午看過你,你那樣子順利過關。說了一大堆沒營養的話后回去了。”

    “人家好歹是愛生如子,你這語氣太也大不敬。”

    “等你丫不再話都不留一個就曠課的時候再來說這個吧。說吧,干嘛去了。完了吃飯去。”

    我簡略的將早上的事情給太子講了一遍,太子愣是拉來腮幫子笑了一回。

    “就你這小樣還去跟人家斗?如果不是手眼通天哪里能撈過界啊。我就知道那堆錢給的不明白。”

    “知道不說?”

    “不明白說個屁。我哪里能猜到這些家伙在想什么。”

    “原來你也未夠班啊。”

    “算了,吃飯。吃飽了再跟你廢。”

    過了兩天,黃鶯打了個電話來。跟我們說事情已經開始拖下去了,但是怎么撈人還有點麻煩。問我有什么辦法。我能有什么辦法,這樣的事情早已經超出了我經驗的范圍。不過借著些黑道電影的光。隨口說讓他弄個保外就醫看看。要不索性簽個內應臥底類的文件就算了。人家鐵面無私、油鹽不進,我們沒辦法讓他成為自己人,那么就光棍點,我們成為他自己人算了。至于怎么做,這點就不在我的考慮范圍內了。 ( 重生傳說 http://www.vhbawk.live/4/4215/ 移動版閱讀 m.qishu999.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