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奇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完完結篇

      (26鮮幣)風起云涌之五國混戰

    慶王大壽將近,都城內到處張燈結彩,顯得異常熱鬧。《+鄉+村+小+說+網手*機*閱#讀m.xiangcunXiaoshuo.org》數十年的休養生息使之慶的百姓安居樂業,國泰民安,因此慶王深得人心。百姓們早早的就開始自覺的掛上紅燈籠,在自家門前結上紅彩繩,為慶王賀壽乞福。

    碧落的官驛內,寒雪自錦盒中取出印有碧落國君印璽的國書,遞給華世嵐,見他仍苦著張臉,她不由好氣又好笑,“二皇子何需如些愁眉苦臉,若讓人瞧見了,還以為是本欺負了你呢!也不想想這兩國結盟,得大頭的還是你慶國呢。”

    華世嵐心說,‘要真有國書上寫的這麼實在就好了,不然還真是難說。’這世上沒有人會把好處往外推的,他們就在等著看碧落出招。再一想到剛與寒雪達成的那一項交易,他的臉都快要苦出汁來了,不知道一會兒把這消息報給父皇後,他會不會還有沒有命在。

    華世嵐怎麼想不是寒雪能管的住的,只是華世嵐那張衰臉,倒真取悅了她,讓她嘴角都快咧到耳邊了。

    華氏一族之所以女子早夭,本就是源於華氏一族男子那不便與人啟齒的變態欲,好不容易這到了華乾軍這一代,這世上出了寒棋這個變態,制出的藥劑倒真為華乾軍解決了大問題。既然知道了華氏一族的秘密,若不善加利用,她就不是寒雪了。現如今兩國有盟約在,也不能以藥為脅,但在藥價上做點手腳,讓自己賺個缽滿盆滿總還是可以的。所以,她就意思意思的把那藥價翻了三翻,順帶送了一點點咋值錢的生肌去疤的藥膏,全當友情贊助。

    不管他華世嵐如何的不甘愿,藥在對方手里,他們便已受了挾制,就如木已成舟,無計可施。所幸現在也只是提了價,而不是斷貨,否則,後果真不敢設想。這十多年來,族中男子早已習慣了每七天一次的瘋狂泄欲,若突然斷去,只怕會比斷水斷食更讓人難以忍受。更何況,眼看著一批童子,童女即將成熟,卻不能享用,只怕族中也會有人生出異心來。這樣想著,華世嵐終於心寬了些,抬手向寒雪一禮道:“即然如些,便依兩國約定之期,我軍借借道之便直取龍躍,也請貴國做好準備。”

    寒雪也客氣的回了個禮道:“放心,我國的軍士早已開拔前往臥龍河了,也請貴國早做準備吧,畢竟,咱們這後面還留著個金沙呢。”這話是明著告訴華世嵐,若是慶國軍隊不盡快打下龍躍,一旦碧落解決了龍躍的主力軍便會直撲金沙,到時若金沙全被他們攻下了,也只能怨他慶國手腳太慢了。

    “公主放心,我慶國大軍早已於月前便已開始分批前往龍躍,大戰一旦打響,我軍必會用最短的時間占領龍躍。”華世嵐說完這一句話後,便起身告辭了。

    見人走遠,寒戰走到寒雪身後,將人擁進懷里。“龍躍的使臣今天起程回龍躍了,華乾軍派了使節帶著國書同行,國書內容不詳,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貓膩。”

    寒雪自然的靠入寒戰的懷抱,語意懶散的道:“現在的情況已經擺明了,華乾軍如果到現在還不清楚怎麼做對他慶國最有利,也就妄為一國之君這麼多年了。”

    手機在線閱讀,舒服看書:m.lawenw.com

    窗外,一陣風吹過滿園的楓樹,火紅的楓葉在天地間翻飛,似生了翅膀的靈,染紅了窗內相依偎著的兩人的眼。

    “起風了呢……”

    秋風起,峰火連天。

    臥龍河邊戰鼓轟鳴,碧落七十萬大軍神不知鬼不覺的橫越洶涌的臥龍河,奇襲龍躍國臨河而造的四坐城池。消息傳入各國朝庭時,已是三天後了。

    碧落皇

    看著手里的捷報,皇甫昊天激動的直拍桌子,“好,好啊,連下四城,一兵未損,做的好啊。”

    皇甫皓宇伸手接過那張捷報,只見上面寫著:“護國公主下屬探子於飲水中下了迷藥,我軍奇襲未遇抵抗,連下四城,我軍未損一兵一將伏獲敵軍二十三萬。”

    “這次能這麼順利,雪兒當立頭功啊。”皇甫昊天激動的臉泛紅光,未損一兵一將連下敵國四城,這在任何一國的清史上都是從未有過的。

    皇甫皓宇眼中異光一閃,“能想到在飲水中下藥,連迷四城,雪兒確有奇謀,只是皇兒認為這真是好事?”

    皇甫昊天聽了微愣了愣,隨即頗有深意的一笑,“這點父皇不用擔心,孩兒早有打算,只要雪兒不生異心,她便是功臣。”

    這下輪到皇甫皓宇驚訝了,“皇兒已做了安排?”

    皇甫昊天得意而深沈的笑了笑,“父皇,不是您告訴孩兒的麼,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孩兒予雪兒富貴與權勢,她才是碧落的護國公主,孩兒若說她不是,那她便什麼都不是。”

    皇甫境天吃驚的呆了下,隨即恍然一笑道:“是為父多慮了,昊兒你做的很好,身為帝王當如是。”

    ……

    龍躍皇

    龍躍王正在金殿接待慶國來使,在看過慶王的國書之後,龍躍王龍顏大怒,命殿外武侍將韓高遠及其子押入天牢,韓高遠之女韓貴妃打入冷,并命刑部徹查韓高遠通敵叛國一事。

    這邊事情還未來得及處理完,門那邊突然傳來警鍾三響,嚇的一殿文武大臣差點兒**飛狗跳。殿外連滾帶爬的沖進一灰頭土臉的傳訊兵,往地上一趴便急急嘶聲道:“陛下,碧落大軍奇襲我臥龍河邊城,城中無人應戰,也未見狼煙升起,屬下在城外見碧落大軍整隊入城未見抵抗,請陛下速速派兵支援。”

    龍躍王驚的差點自龍椅上跌下來,心里又驚又怒:臥龍河邊的四座邊城皆有重兵把守,怎麼會無人抵抗,難道有內神通了外鬼?再則碧落怎麼會突然派兵攻打龍躍,三國聯盟圍攻碧落之事還未到時間發動,現在倒被碧落倒打一耙,臥龍河邊四城首望相助,要攻只能連攻四城,現在一城已失,那另三城便也會是同樣的情況。這倒底是怎麼回事?碧落知道了三國聯盟之事,特地先下手為強?

    龍躍王驚魂不定的向全殿文武急急道:“眾愛卿可有退敵良策?”

    文武百官紛紛獻策,“陛下,為臣以為……”

    慶國皇

    慶王大壽,舉國歡慶,百官齊例,四國朝賀。

    華世招拿到急報時,一看之下臉色就變了,轉頭便直奔御花園。

    御花園里,百官正在飲宴,華世招匆匆向華乾軍行了個禮後,便急急將手中急報呈了上去。

    華乾軍笑容可掬的臉在看到急報的內容時,完全僵硬了,瞪大的眼,滿是驚愕的抬頭看向下首輕松自在的那對夫妻。不過一瞬,他便收起了滿臉的驚色,只招手讓華世招附耳過來吩咐了幾句,便仍臉色自若的繼續飲酒。

    寒戰冷冽的眼角只瞄到華世招一臉肅穆的匆匆離去。

    金沙皇

    一臉蠟黃的皇長子正伏在一具曼妙的胴體上激烈的起伏著,嬌媚的叫床聲響徹整個寢。“啊……好……啊呀……嗯……再深些……啊哦……舒服……好哥哥……啊……再快些……”

    “你這騷蹄子……被……本皇子的爽吧?舒不舒服?啊?……啊?……看你夾的這麼緊,爽吧?啊……”皇長子邊上氣不接下氣的吼著詞浪語,邊端著自己的老二努力往身下女子的小洞里戳。

    身下女子嬌媚的鳳眼中一抹寒光極快的閃過,嘴角扯著勾魂攝魄的笑,白耦似的雙臂妖嬈的環上皇長子的脖子,鮮紅的小舌便自豔紅的唇口中探出,舔上男子特有的喉結,口中還不忘發出嗯嗯啊啊的嬌媚呻吟聲。

    “嗯哼……真騷……這麼浪……**……死你……死你……爽不爽啊……再叫大聲點……叫……”

    後深處

    “啊……王爺……啊嗯……不要……”一名風情萬種的成熟婦人被三個男子圍在中間,一手套弄著一個中年男子巨大陽物的同時,前後庭還同時被兩個男子猛烈的抽著。

    “老二,老三,你們兩個慢點兒,沒見豔兒都沒辦法好好舔我老二了麼?”站在婦人頭邊的中年男子皺著眉頭不爽道,邊將婦人的頭壓向自已的巨龍,掐著她的下額便將巨大的努力塞了進去。

    “嗚嗯……嗯哼……嗚嗯……嗚嗯……”被喚作豔兒的婦人因身下兩同時被激烈的攻擊著,口中又塞入這麼大的一,不但讓她呼吸不順,已經頂入喉嚨里的也讓她不適直欲嘔吐,不禁掙扎著舌頭連動,乞望將頂出口腔。

    “嗯……哦……好爽……啊哦……啊……真會舔……”中年男子舒服的連連呻吟,著豔兒的頭便在她口中抽起來。

    “大哥,豔兒的小嘴真這麼消魂麼?”被稱為老二的男子一邊像打樁似的狠命撞擊著豔娘的小,一邊笑著問道。

    “爽,這娘們真會舔,這小嘴又小,頂在她喉嚨里,一夾一夾的,差點兒老子就忍不住噴了。”被稱為大哥的中年男子絲毫不管手下的女子已經直翻白眼了,大的在她口腔里抽的更為激烈狂放。

    “這女人上起來真爽,難怪當初老頭子只獨寵她一個了,這屁眼緊的像要把我的大家夥整個擠進她身體里去似的,媽的,老子今天一定要個過癮。”躺在女子身下被稱為老三的男子拼命的往上挺著腰,大的巨龍快速的在豔娘被撐到極致的菊花里進出著,每每抽出都會帶出一絲鮮紅,和著自女子阜里被出的水,一起暈濕四人身下的大片被褥。

    “忍了這麼多年,終於還是被我們等到了,咱們這幾天可要好好的享用她,過幾天出了征,可就沒這豔福可享了。”直的豔娘花“噗啾,噗啾”聲響成一片的老二感嘆一聲便更加賣力的抽動起來。

    三個金沙最有權勢的男人,為享用到自己夕日豔麗的母妃而沈浸在欲中無法自拔。殊不知就在數門之隔的寢殿之外,一名黑衣男子正焦急的在原地打轉,時不時的抬頭望望緊閉的殿門,無法可想的擊掌長嘆。

    冰晶皇

    白雪紛飛的闈里,清冷的長廊上,一身龍袍的冷冽男子,望著高高的墻,神情悠遠。

    長廊的另一頭,白色蒼蒼的老太監健步如飛的往這頭奔來,也不見他怎麼抬步,竟就幾個眨眼間便到了男子身後。

    “皇上,碧落七十萬大軍於三日前躍過了臥龍河,連下四城,未損一兵一將。”

    “開始了嗎?”冷冽的冰晶之主抬頭望著滿天的白雪,悠悠的問著身後的太監道:“來福,你說,凝兒在碧落過的好麼?身子該是會舒爽些了吧?那里四季如春,對她的氣喘該會好些才是。”

    老太監聞言低下頭,柔了聲道:“那護國公主的手信皇上不是看了麼,有她護著公主,應是無事的,她手下有一神醫,只要那神醫出手,定能保得公主長命百歲的。”

    “一個女子,又無皇家血脈,空得一身富貴權勢,不長久的。”冰晶王悠悠的輕嘆中帶了絲惋惜與無奈,輕柔的語聲隨著滿天的風雪消散於天地間……

    史上最著名的臥龍河大戰徹底打響,碧落七十萬大軍如一把大刀自龍躍國土中部橫劈向都城方向,所過之處如狼入羊群,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慶國與金沙合軍增援,兩國大軍兵分兩路,慶國大軍直奔龍躍都城,一路過處皆會留兵助守城池。金沙大軍則突襲與冰晶,碧落三國接壤之地的龍首城,只待龍首城一破,便可直取碧落都城。

    哪知碧落大軍獲知慶國增援大軍已到,迅速退兵回守臥龍河畔。而另一處,金沙大軍抵達龍首城方知城中駐著兩支大軍,那是冰晶國與碧落國的聯盟軍。

    不過一月,五國局勢再起變化。增援龍躍的慶國大軍在進駐龍躍都城之際,竟突然倒戈相向,只兩日便順利打下龍躍都城,將龍躍皇室一干成員盡皆囚禁於內之中,而龍躍境內大半城池皆在同一天為慶國士兵所占。

    同一天,碧落大軍再次越過臥龍河,攻占臥龍河附近的城池一十四座。只兩天,龍躍便已名存實亡,龍躍國土皆為碧落與慶國徹底刮分。

    亦是同一日,金沙東南邊境告急,碧落三十萬大軍奇襲而至,不過兩天,便連下兩城。

    還是同一日,金沙大軍於龍首城外與冰晶、碧落聯軍交戰。兩方大軍甫一相交,冰晶大軍便急急退向一側,唯碧落大軍奮勇前沖與敵相斗,金沙大軍中坐陣的三位王爺深怕有詐,亦將大軍一分為二,兩相牽制兩國大軍。

    只是待他們分兵陣式完成之時,自左右兩翼突然各沖出一支大軍,正好與冰晶、金沙的大軍形成了合圍,將龍躍的主力大軍一分為二死死的圍困住。合圍之勢一成,碧落與冰晶外圍的士兵們便在內圍士兵們的掩住下,開始如攪機一般,收割著金沙兵將們的生命。一時間,龍首城外慘加連天,血染黃沙,連綿數十里。

    兩日之後,金沙五十萬大軍覆沒於龍首城外五十里地之處。接連兩天的突圍,追剿,再突圍,再追剿,在沒有食物又疲於奮戰的情況下,他們能活下來本就是奇跡。但也只限於兩天,金沙的士兵們早已經將所有力氣拼盡,死亡已臨近……

    無力的舉起滿是缺口的剛刀,還未來得及砍中敵人便已被敵軍攔腰截斷,身體摔飛出去時候,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腰部以下的雙肢,在數米外的地方摔落,被馬蹄踩踏成泥,最終也只能帶著滿心的不甘與不得全尸的怨恨,奔赴地府。

    三日後,無邊的恐慌直襲金沙所有軍民,金沙掌權的三王被碧落、冰晶兩國聯軍擊殺於龍首城外,金沙國內一時無人坐陣。皇長子整日沈浸於樂不問世事,百官驚慌失措之際,奔進後求見皇後,這才發現,皇後中太監女早已逃的一個不剩,豔麗的皇後在寢內的鳳床上被發現,只是夕日風光無限的皇後,此時卻全身赤裸,渾身布滿青紫的掐痕與白濁的,身下阜與身後菊花皆有暗紅的血跡,人──已死去多時。

    而就在此消息傳的沸沸揚揚之際,慶國傾八十萬兵力,兵分四路,直襲金沙南方邊境。

    金沙百官嘩然,群龍無守。不過五日,金沙都城中略有私產者皆奔逃而去,繁華一時的金沙都城幾乎成了座空城。

    大戰啟始方過兩月,四國局勢一變再變。碧落與冰晶聯軍先滅金沙五十萬大軍,後自金沙國土東北角切入,直奔金沙王城。而碧落另一路三十萬大軍,自金沙東南角切入,已連下金沙七城。兩路大軍首尾相應,以急行軍的速度直直的吞下金沙一座座城池。

    而慶國四路大軍亦是不遑多讓,因金沙群龍無守,已成一盤散沙。四路大軍所過之處幾乎未遇抵抗,八十萬大軍只一月便已攻下金沙三之分一的土地。

    (12鮮幣)風起云涌之功成身退

    鐵牛背山,慶國軍營

    副帥帳中,十來個赤條條的將領,眼泛紅光的看著被他們圍在中間,同樣赤裸的兩女四男。此兩女分別是慶國尊貴的金枝玉葉,華仙飛與華仙羽公主,而將兩人夾在中間的正是在龍躍與金沙大戰中立了頭功的四名大將,孫玉芳,劉書恒,華銳,和吳浩。兩位公主顯然是被人喂了藥,此時正是兩眼迷離,全身泛紅,被兩個男人同時夾擊之時,還不斷的用力擠揉自己豐滿的子,直掐的原本一雙白面饅頭似的子,印上青青紅紅的指印。

    劉書恒邊用力的挺腰前戳,邊看著周圍的大將道:“各位將軍不必客氣,兩位公主原就是陛下賜於我與華銳兄的女人,此時又被我們下了極烈的藥,不會醒轉的,各位可盡情的享受。”

    身邊的這些將領早被這香豔的活春給激起了反應,那老二早已翹的老高,漲的青紫。其中一壯的將領啞著聲道:“劉大人,這不太好吧,必竟是公主,要真被我們玩了,陛下若是怪罪下來……”

    “別怕!別怕!”華銳邊喘息著拼命沖刺,邊笑道:“你們沒看我們就是這麼玩的麼,即是賜於我的女人,那就是我的人,我要她怎麼樣,都該是我說了算,我說準你們玩兒,你們就只管盡情的玩兒,大家一場兄弟,這次若不是大家肯拼命,我們也得不到這麼大的功勞,一起用個女人算什麼,啊嗯……”說著身子一僵一陣激烈的顫抖,將滿滿的白全進那濕潤的玉壺里。

    華銳拔出半軟掉的陽物,揉了揉道:“這兩娘們上著確實爽,各位將軍不必客氣,大家都是兄弟,正所謂兄弟為手足,女人如衣服,就算是貴為公主,那還不就是個女人嗎,女人生來就是給男人玩兒的,來,來,這小可是緊實的很,夾的舒服極了。”邊說著,邊順手拉過身邊的副將,直接將他一推,端著他的老二,就讓他整擠進了洞里。

    “啊……好爽……”那副將原就忍的快爆炸了,此時龍陽一入洞,便再也忍不住抽動起來,抬眼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對豐,兩手顫抖著便了上去,抬頭看著那張平時高高在上的臉,心中那種無以名狀的激動猛然的爆發出來,“我在公主,我在公主,媽的,**了公主了,**,**……”副將原只喃喃的話語越說聲音越響,到後來,便忍不住的大吼起來,身下不太壯的老二此時好似都大了一號。只見他似見著戰場上的敵軍似的,雙眼赤紅,雙手狠命的抓著那雙嫩軟的子,腰下利劍狠命的戳刺,似是要將身下女子戳穿了似的。

    有了一人帶頭,那邊上圍觀的眾位將領便也沒了顧及,紛紛伸手,伸臉上來,或或舔或親,全都似失了理智的野獸,瘋狂的蹂躪起這兩個昔日在他們眼中高高再上的金枝玉葉來,連原本在兩女身上泄欲的四名大將何時退出了營帳也不曉得。

    “老祖宗確實睿智,這樣一來,還有誰會對咱們有異心?”劉書恒感嘆的道,在那些將領的眼中心里,只當他們肯將自己貴為一國公主的嬌妻都送於他們共用了,那就是最最推心置腹的了,哪里還會不會忠心獻上。

    四人轉身去了主帳,華乾軍正自主帳的內室里出來,渾身上下也只穿了一件單褲。他只瞄了四人一眼,“有功的將領都按置好了?”

    “是。”四人齊聲答了,便在華乾軍的顯意下坐到兩邊的紅木椅上。

    華乾軍在首坐上坐下,撫著手下桌上的大陸地圖,眉頭深皺,“對於碧落棄金沙的鐵礦不要,反而換得土地并不肥沃的龍躍領土,你們怎麼看?”

    “兒臣猜測,會不會那邊的地底下也有鐵礦,并且可能還不少於金沙?”吳浩道。

    “兒臣倒覺得碧落這麼做可能只是出於方便管理的考量。”華銳道。

    “會不會是有龍躍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東西,偏碧落知曉,所以才棄金沙而就龍躍。”孫玉芳猜測道。

    華乾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派密探潛入龍躍,暗中查訪此事。”他可不想再被碧落擺一道,這次若不是他見機快,這金沙只怕就沒他的份了。

    碧落軍營,主帥帳內

    皇甫昊天滿面紅光的招呼著冰晶國王北冰巖及攝政王北冰麒,“冰晶陛下請,攝政王請。”說著便先干了杯酒。

    北冰巖及北冰麒見狀忙端起杯,飲進杯中酒。只是北冰麒顯得有些魂不守舍,頻頻望著營帳門口,不知在看些什麼?

    “攝政王可是有何急事待辦?”皇甫境天搖著玉扇笑瞇瞇的問道。

    “不,沒什麼。”他只是在等那個聰慧的似靈般的女孩。“對了,怎麼不見護國公主?聽說護國公主府上有一神醫,我那妹妹自胎里帶了喘病出來,我們可沒少為她費心思,現在知道護國公主府上有能人,我可一定要向她借人一用的。”

    “攝政王客氣了,凝兒也是朕的妃子,雪兒自是不會吝嗇一個大夫的。”皇甫昊天微微一笑,轉頭向身後的小太監吩咐道:“去,看看公主怎麼還沒來。”

    那小太監才剛出了帳門,便又折了回來,只見手中還多了一個錦盒。“稟皇上,這是公主帳前的小兵送來的,說是公主讓送給您的。”

    皇甫昊天與皇甫境天不解的對視一眼,“呈上來吧。”

    錦盒打開,最上面是一封寫著‘皇帝哥哥親啟’的信,皇甫昊天拿起信,只見錦盒里還靜靜的依次躺著八支令牌。

    皇甫昊天心一驚,急急拆開手中的信,一見之下,心中既羞且愧,臉上不由的熱辣辣的燒燙起來。

    皇甫境天見此,頗為不解的走了上來,“皇上,何事?”

    皇甫昊天閉了閉眼,將手中的信遞了過去。

    皇甫境天攤子開信紙,只見上面寫著:

    “皇帝哥哥,三國大勢抵定,雪兒與寒戰就先功成身退了。

    盒中八支令牌為雪兒數年所建之基業,憑這八支令牌便可號令三國內所有旗的人員及錢財調度,另外清州城內的寒家莊里,那後山是空的,里面是寒家莊的所有人費時十來年的所得,若有一日國庫吃緊,你便取出來用吧。

    雪兒的父母還在四處云游,若有一日他們回轉,就有勞皇帝哥哥代為多多照顧他們吧。

    必竟雪兒這次是要出海,海上情況莫測,萬一碰上風暴,也是有可能回不來的。

    雪兒從未出過海,好不容易寒戰答應要帶我出海呢,我們就先走一步了。或許有一天,我們還會回來,也或許我們永遠也回不來了,所以後會無期了,皇帝哥哥!

    寒雪,寒戰留字。

    “雪兒……”

    全書完結

    PS,接來還有兩章番外

    (20鮮幣)(番外)為了生個小雪兒H

    白雪皚皚的天池山脈,在山與山的夾縫中,有一條四季如春,花開遍地的山谷,而在那團花錦簇的草地上,此時正有一對男女相互相纏著。

    “呀……別吸……嗯……”寒雪捧著寒戰埋在她前的頭,似推非推。尖傳來的陣陣酸麻,讓她輕咬住了紅唇,壓抑的呻吟著。

    “叫出來,”寒戰邊舔著寒雪幼嫩的尖,一邊低啞的道:“這里就只有我們倆,我想聽你舒服的聲音。

    “嗯……”寒雪慌亂的搖著頭,搖亂了一頭的長發,“啊……別……別咬……”<ahref="www.jxkan.com</a>" target="_blank">http://www.jxkan.com"target="_blank">www.jxkan.com</a>這廝越來越知道怎麼樣的吸吮能讓她感到快感了,哦,該死,吸的她好舒服哦。

    “啾,!啾,!啾……”耳邊傳來的都是寒戰賣力吸吮她房的聲音,寒雪敏感的感覺到腿心似流出了一股熱流,不自禁的夾緊了腿,卻不想緊緊的夾住了寒戰在她兩腿間的健壯大腿。

    “動情了麼?你越來越敏感了!”寒戰輕笑一聲,略抬起身子,卸去自己上身的衣物,光裸分健壯的身體重又覆回寒雪身上,

    被寒戰強壯的身體覆住,手到他身上肌理分明的肌膚,寒雪忍不住便輕顫起來,肩背傳來帶著濕意的刺痛,前被擠握著的房也傳來難言的酸疼,“嗯啊……別……疼……”。

    寒戰喘息漸,親著寒雪瑩白的頸項,啞聲道:“我也疼了,雪兒快。”說著便握著寒雪的手將之拉到胯下,隔著長褲握住他的長,“嗯……舒服……雪兒揉揉,嗯……再揉揉……”

    握著那一手圈不住的,寒雪心兒跳的飛快,“戰……你的,嗯……好像又大了,啊……”

    寒戰得意的舔舔嘴角,用手扭著寒雪一方的尖,輕輕拉扯,“喜歡我的嗎?大了能讓你更舒服呢。”

    想起寒戰每次填滿她的身體,滿滿的將她的身體撐到極致的那種充實感,寒雪禁不住的嬌喘一聲,下體小中似又有熱流涌出。

    寒雪抬起染了情欲的眸子,看著寒戰嘴角的邪笑,不由就嘟起了紅唇,手中輕輕的套弄的動作改為重重一握。

    “啊……哦……”寒戰驚喊一聲,改為低低的呻吟,“你這丫頭,想掐斷我不成?!……”疼痛之後是隨著寒雪的套弄而帶來的難言的快感,讓寒戰腿都軟了。“你……哦……天啊……你這丫頭……啊哦……”胯下傳來的脹痛和被包裹撫的快感,快要把他逼瘋了,寒戰抓著寒雪的衣服一用力,只聽“嘶啦”一聲,粉紅的綢衣頓時便成了一堆碎布,“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寒雪驚叫一聲,卻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便被寒戰抓住了雙手,他只用一只大手便將她的兩只手固定在了她的頭頂上,再一聲“嘶啦”聲響起,這回是她的襦褲,寒雪欲哭無淚,無力的踢踹著雙腿氣嚷道:“臭寒戰,你……你撕了人家的衣服,以後讓人家穿什麼啦,啊……”

    “這里又沒有外人,穿與不穿又有什麼關系呢。”寒戰將一指探入那已濕潤了的谷地,細細的來回索一遍後,又探入一指。

    “啊呀……別……嗯……呀……”寒雪扭著腰想要掙開腿心的侵入,無奈與寒戰一比,她的力氣本可突略不計。

    寒雪小中的濕潤與緊窒讓寒戰再忍不住,抽出手指,解開褲帶,他扶著已脹的青紫的巨龍抵上寒雪的幽口,一個用力便整沒了進去。

    “啊……”

    “嗯哼……”

    突如其來的結合讓兩人齊齊呻吟出聲,寒戰一個翻轉,變為女上男下的姿勢,讓寒雪跨騎在他胯上。他喜歡這樣的姿勢,不但能讓他的壯龍進的更深,也能讓寒雪將他夾的更緊,還能讓他看到雪兒前的美景,看著那兩團雪白的軟在他的擠握下,自他黝黑的手指間擠出,變形,光是這樣看著,便能讓他興奮不已。

    “啊呀……不行……天……好撐……你太大了……嗚嗯……不能這樣……啊……”寒雪無助的嬌嚷,雙手撐著寒戰的小腹就想將他自自己體內拔出來,哪知,才抽出一半便被寒戰一個猛力的上頂又給整了進去。

    寒戰用力的一下下往上頂送著,看著寒雪潔白的小腹上那一條明顯的凸起隨著自己的一一抽而進進出出著,眸色不禁更深如黑墨了。

    “啊……嗚……不要……好撐……會……會裂……啊……”壯的一次次毫不保留的深入玉壺,那略帶點疼痛的快感來的又猛又急,寒雪無助的搖著頭,卻怎麼也甩不開兩人沾連處讓人瘋狂的快感。

    又一次翻身,寒雪再次被壓在了寒戰的身下,兩條大腿被分的大開,被寒戰壓向那雙嫩白的椒。寒戰將壯的深深的入小,抬頭又用唇齒去釣那嫣紅挺立的紅梅,卷入口中用力的吸允,身下的巨龍也不松懈,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抽。

    “啊呀……別這樣……啊……不行了……我……啊……我嗯啊……”前的酸麻,似乎讓小里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快感如潮水一般洶涌而來,只幾下便讓寒雪丟盔棄甲,小一緊便猛烈的收縮起來,夾的寒戰猛吸氣,口中吸吮的更加賣力,胯下巨龍也像打樁似的抽的更加用力。

    持續的快感讓人瘋狂,寒雪尖叫著,修剪整理的指甲在寒戰的肩背上留下條條紅痕,潔白的牙齒也在寒戰的肩頭留下一個個牙印,小里的快感累積著,腦中竟升起一股子尿意,而且地感覺隨著寒戰的猛力抽,那尿意越來越不能忍受了,“停……停下來……啊……戰……我……我要尿……尿……啊……”寒雪驚覺股間一陣濕熱,似有一股溫水自她的小中噴出,不由驚叫起來。

    寒戰的眸色更深,快感不斷的沖上大腦,腰椎酥麻的快感閃電般的傳入腦海,讓他顫粟不已,松開緊含著的紅果,寒戰將全身的力量都壓在寒雪身上,猛力的沖撞起來,瘋狂的狂抽猛了數百下,一個用力的戳刺,深深的入壺內,寒戰關一松,身體連抖數抖,濃濁的了滿壺。

    歡愛剛歇,寒戰撐起自己,喘著伸舌舔著寒雪嬌喘不已的紅唇,聲音啞的低語:“舒服麼?你噴了好多水來呢。”

    寒雪又羞又糗,抬手便去推他,“人家再也不要理你了啦,嗚……”讓她死了算了……

    寒戰順著她推拒的力道,轉身一帶,便讓兩人變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勢,疲軟下來的也因兩人的動作滑出了寒雪的身體,小中滿滿的白沒有了阻塞,便也跟著流了出來,沾的兩人腿間都是,腥臊的氣味充棄在兩人鼻間揮之不去。

    知道寒雪在害羞,寒戰憐惜的將她摟在前,輕輕的撫著她柔嫩的背,嘴角得意的翹起:“你都不知道我多得意,我讓你舒服了不是麼?”

    寒雪羞赧的將臉埋在他前,嘟著嘴不依,“糗死了。”

    寒戰好笑的拍拍她挺翹的雪臀,“我們是夫妻不是麼,做這種事有什麼好害羞的?這里除了我們什麼人都沒有,這倒是最合我的意了,你不知道我多想要一直在你身體里,不跟你分開。”

    這般扇情的情話,讓寒雪又羞又氣,不由便伸出了小魔爪,咬牙切齒道:“你也不怕盡人亡。”

    寒戰哈哈大笑,“寒棋那小子倒是真有兩下子,臨行時他可給了我不少東西,其中有一樣說是足能讓咱們日夜春宵不斷的做上三五日呢,不要咱們試試?”

    “試你個頭!”寒雪生氣的抬手錘他,還日夜不斷三五日呢,那不是要她的命嘛,死寒棋,你死定了。

    遠在清州寒家堡的寒棋猛的打個了噴嚏,他莫明其妙的鼻子,抬頭四處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沈,剛剛不知道為什麼,背後的寒毛全都站起來了。想想又笑自己真是被奴役習慣了,那個唯一能讓他寒毛直豎的丫頭,現在應該在千里之外才是,想著那丫頭現在可能經歷的生活,他年輕幼稚的臉上浮起一抹邪笑,重又低頭繼續挑起手里的草藥。

    寒戰微笑的摟緊寒雪,“雪兒,我很高興。”

    寒雪抬頭便對上寒戰滿是深情的眼,那深黑的眸中帶著滿滿的喜悅,讓寒雪的心都柔軟了,“傻子,不就是扔了那一身的累贅麼。”寒戰萬年的寒冰臉,現在就如冰雪消融了般,帶著柔情似水的笑,讓寒雪看的心酸又難過,凝了眼便又伸出魔爪去,扯著寒戰的臉皮便將之揉的不成樣子,“一臉的傻笑,丑死了。”

    寒戰卻仍是笑著任她玩,眼中的柔情甜的簡直膩死人。自小失親的他,傍著寒雪一起長大,看著她慢慢的積累財富,看著皇家將權勢賜給她,他越看越怕,怕寒雪會走上他父親的老路,這世上不單是功高蓋主會讓上位者采取行動,權勢日大,一旦讓上位者覺得不安也是會被毫不留情的抹殺的。幸好,幸好他的雪兒不愛那些錢財權勢,肯毫不遲疑的扔了那些累贅,與他在這神仙谷地隱居。

    寒雪扯了幾下終是舍不的,停了手,又去輕輕的揉著寒戰的臉,眼神有點迷離,“你說,皇帝哥哥會發現咱們沒往海邊走麼?”

    “他最想不到的是你能將十二衛也扔下,沒了那些個人,他再也沒辦法掌握你的信息,定是會派人去查看的,只是龍躍的海岸線長了,又是人生地不熟,姜叔他們按排的人應該能將他騙過去的,只是他疑心重,只怕仍會在各地按排下暗探查詢你的下落的。”寒戰緊了緊摟著寒雪的手臂,無聲的給予安慰。雪兒對親近的人有一種偏執信任,皇甫昊天對她做的那些事,怕是對她傷害致深。

    寒雪略帶傷感的笑了笑,“橫豎我是不出門了,任他布下天羅地網也沒用。”從小就希望只守著自己的親人,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如今就這樣與寒戰恩愛、平靜的過一生也好。

    寒戰眼中一絲光閃過,大手趁寒雪不注意,輕輕的分開了她的雙腿,就著她腿心處的沾膩,再次挺脹起來的巨龍便熟門熟路的頂上了幽谷,只滯了一下便入了大半。

    “啊……混蛋,你偷襲,啊呀……”被寒戰這一鬧,寒雪哪里還有什麼傷感的情緒在,欲火迅速被燃起。

    “呵,嗯……咱們快些……生個孩子是正經……嗚嗯……想那些做什麼?哼嗯……雪兒……雪兒……”看著寒雪自己騎在他腰上,扭起了腰肢套弄起他的大來,兩團日漸豐腴的房隨著搖擺在他眼前蕩出讓人心驚的波浪,看的寒戰口干舌燥,直癡癡的啞聲喚著身上讓他消魂噬骨的可人兒。

    “嗯……哎啊……”真是出師不利,原是想懲罰下寒戰的,哪知那巨碩的龍吞吐起來這般困難,身體被狠狠撐開的感覺老實說并不怎麼美妙,只幾下寒雪便不行了,腰一軟便趴回了寒戰的前,“不行……這樣的姿勢太撐了,好難受。”

    寒戰見狀,讓寒雪側躺,自己自地上爬了起來,將寒雪的一條玉腿加到肩上,身下欲龍直直深入,竟也是整沒了進去,碩大的卵蛋隨著搖擺蹭在寒雪的腿上,竟也是別有滋味,讓他腦中一機靈,腰便飛速的挺動起來。

    “嗯啊……慢……慢點……嗯……啊……太快了啊……嗯啊……”

    看著寒雪在他身下消魂的樣子,寒戰不由挺動的更加用力,也更快了,腦中幻想著可能只需一年,便會有個小寒雪繞著他的膝頭叫爹爹,他便忍不住嘴角幸福的笑。

    小雪兒,爹爹很快便會讓你來到人間的……

    (某人似乎忘記了,生男生女可不是你想就會實現的。)

    (8鮮幣)(番外)寒棋的血淚日記

    天福二年,臘月初二,我收到寒戰的飛鷹傳書,一看紙條上的內容,差點嚇掉我半條命,紙條上命我快快進山,卻未說明是何事,嚇得我連夜包袱款款,連滾帶爬的往神仙谷地(寒雪取的名)趕。

    天福三年,正月初一,別人趕著拜年,我死趕活趕的終於趕到了神仙谷地──為寒雪把脈。

    這脈一把,我首先是不敢置相,再三確認後,我生來第一次,肥了膽子,火大的指著寒戰的鼻子大罵道:“你丫的有毛病啊?懷個孕你十萬火急的召我來干嘛?怕懷孕,你們不會分房睡啊?”

    結果可想而知,我在累的差點虛脫之時,還被寒戰一掌拍暈了。

    天福三年,五月二十三,寒雪為跟寒戰爭生男生女發生爭吵,我很不幸的被雪兒拉去當證人。寒戰難得的跟雪兒爭的臉紅脖子,他們爭論的焦點竟然是:寒戰堅絕要寒雪生個女兒,而寒雪堅持自己要先生個兒子。

    我雖然滿頭的黑線,認為這兩夫妻已經被這種與世隔絕的生活逼瘋了,但是我沒膽子講出來。

    天福三年,十月初三,寒雪經過十月懷胎,終於要在今天瓜熟蒂落了。

    天福三年,十月初五,寒雪經過兩天的陣痛,終於把孩子平安生了下來了。值得慶幸的是母子均安,只是,我看到,寒戰在看見孩子的小****時,臉全黑了。

    我當時雖然很想安慰他說男孩子也很好,但怕會被寒戰暴揍打,所以很孬種的找借口跑了。

    天福三年,十一月十五,今天寒雪滿月,一大早,寒戰就來找我了,手里還拎著個尉遲云。他告訴我,雪兒認為孩子應該繼承尉遲家的姓氏,所以取名為尉遲云,然後將兒子扔給我就跑了,我成了可憐的“爹”,把屎把尿的給寒戰養兒子,而他離開前,竟然還不給我好臉色。

    我覺得我是這世上最可憐的大夫。

    天福六年,十月初五,今天是尉遲云三周歲生辰,只是小家夥今天不太開心,我問他為什麼不開心?

    小家夥卻問我,為何他爹不喜歡他?

    寒戰為何不喜歡他,我當然知道。寒戰一直在為小云不是女孩,耿耿於懷三年了,於是我告訴他,如果他成了女孩,他爹就喜歡他了。

    我沒想到的是,尉遲云跑去拿了寒雪的胭脂,還將寒戰收在書房里,準備給女兒的小衣裙給穿上了。

    後果可想而知,倒霉的那個又是我,我被寒戰揍的半天起不來,寒雪那丫頭竟然也在我身上補了兩腳,理由是,他們好好的兒子給我養成娘娘腔了。

    我覺得我是世上最可憐加吃力不討好的“爹”。

    天福七年,八月十五,今天尉遲云開始學寫字了,我首先教他的是他自己的名字──尉遲云。

    我只告訴他,小孩子的名字都是從父親或母親那里繼承的,哪知這一講就講出大問題來了。尉遲云問我,為什麼他爹姓寒,他娘也姓寒,而他就是姓尉遲?

    我說那是因為他爺爺姓尉遲,所以他也要姓尉遲。哪知小家夥自動延伸為他是只有爺爺,沒爹媽的孩子,而寒戰的不待見他就成了最有力的證明。這下不得了,這小子直哭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最主要的是最後把他那對無良的爹娘給引來了。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這小子雖然一直抽抽咽咽的,竟然還能說的一道一道的,先是多謝爹娘養育之恩,然後是再也不敢勞煩爹娘之類的話,最後還說要去找自己親生的爹媽。

    結果倒霉的當然還是我,因為這山谷里,除了我和他們一家三口也沒別人了。

    這回的理由是離間他們一家的關系。只不過,這回寒戰沒動手,那廝這回光站一邊笑了,可我傷的比前兩回都重,因為寒雪這丫頭壓兒是將我往死里打啊,一點情面也沒留,什麼抓臉,扯頭發,撕衣服,拳打腳踢的全用上了。

    於是我暗暗發誓,我一定要逃離這一家子的魔爪,我要翻身做主人。

    天福七年,八月十八,一大早,尉遲云手里拿著封信站在我門外。我開門時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我要偷跑被發現了。

    取過小云手里的信看過後我呆了,我傻了,我完全愣住了,寒戰和寒雪這兩個無良的家夥,竟然將才四歲的兒子扔給我,自己兩個跑去云游了?竟然還說將孩子交給我,他們放心!放心還隔三差五的拿我當砂包打?

    我氣的想扔盤子,摔椅子,砸桌子,但在看見小尉遲云明而清澈的大眼後,我所有的氣都順了。回想當年遇到那兩人,我也只不過比尉遲云大了一歲,也正是因為遇到了那兩人,方才有了今日的我。

    只是成就了與那兩人的孽緣,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啊……

    全本完結 ( 戰戀雪 http://www.vhbawk.live/0/8/ 移動版閱讀 m.qishu999.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返回奇書網首頁